#教育平權#

其實從很多途徑都能得到關於這方面的報導。聽也聽不少。

許志永被判4年,就因為官員公示財產和教育平權。

其實前者我并不感冒。或者我這種人在他們這些人的面前就是冷冰冰的觀眾,無知的民眾,不為自己爭取任何利益的蠢貨。

其實我很想說,我們其實算是既得利益者。任何城市居民都是,只要在享有權利的都是既得利益者。但是你偏偏卻要讓我們本來就少的蛋糕再分出去給那些叫囂著要平等的人,所以我們才會對你冷眼,才會對你旁觀。

教育平權,前提是所有公民都能享有平等教育權。許所倡導的算是狹義,因為他所爭取的是外地考生在異地高考的資格,也就是沒有本地戶籍的高考生要在不是自己戶籍地進行高考。這有什麽好處呢?能享受戶籍地的優惠政策,比如低分進重本,比如照顧政策等等。戶籍地的人不幹,所以就有了教育平權這個爭論。

憑什麽呢?我不說北京上海了,就說說深圳吧。以前,深圳有購房入戶,因為深圳戶籍人口少,他得增加人口數以達到省級大市的標準,所以有了這個政策。那時,只要你買房,就能送3個戶口。而我,也就是因為這個政策而得到了優惠,從此在深圳紮下了根。現在,也有,不過條件比以前嚴格了不少,起碼買房就已經很嚴格了。比如限購限貸,但是很多人努力地實現了自己的目標,爲了自己,爲了下一代,在深圳買房,把自己變成深圳人,享有深圳的優惠政策。而再努力點的,爲了下一代,買學位房,就爲了讓自己的小孩能得到更好的教育,進更好的學校。父母得是有多起早摸黑,得工作得多辛苦,才能保證每個月的房貸啊!這些,都是我們這些老老實實,戰戰兢兢,勤勤勞勞的普通民眾所能走的道路。再高級點,人才引進吧。再有錢點,納稅大戶吧。

可是,現在你來跟我說教育平權。呵呵,怎麼平,也就是說,一個外來打工的,他把他的子女安置在了深圳,他用一份微薄的薪水供他們讀書,然後,就要享受和我們這些也是拿著那麼一點工資,卻付出了我們人生最寶貴的時間,精力,只爲了那麼一套房子,甚至是那麼一個學位所本應享有的權利。因為平權,有可能讓他們這些弱勢群體侵佔了本應屬於我們孩子的學位,就因為我們在經濟上在社會地位上比他們來得強勢些。

好吧,我這說的是小學,初中。因為這些都是要靠學位的。所以你有學位,就最大了。可惜,很多好的學校,學位就固定這麼多,本來我是應該能上的,因為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買了房,得到了一個學位。可是,因為你們要平權,有可能學校爲了平息你們這些人的怒氣,把我的學位給擠了,然後跟我說,對不起,就算你有學位,可我現在招滿了,你另謀高就吧!你別說,這事多得很。你氣憤吧,你想犯罪吧。可你只能氣著,因為平權嘛,他們比你弱勢啊,你得照顧他們啊!

我TM就想問,誰TM照顧我們啊!誰TM把我們的權利給剝奪了啊!一看,原來就是我們所聲援的所謂的什麽人士!你TM誰啊!

好吧,說回高考吧!你說,那些弱勢群體爲了城市的建設貢獻了他們的一生,甚至是他們的健康,他們的生命。他們的孩子應該享受這些和我們同等的權利。沒錯,他們是貢獻了,可我呢,我TM就是寄生蟲嗎?我TM就什麽都沒貢獻嗎!我起早貪黑,我戰戰兢兢,我每個月得貢獻多少給銀行,得納多少稅給政府啊!我不是一樣也是個打工的嘛!我不就是比你們有個戶口嘛!可那是我應得的啊!我付出的比他們多啊!我求爺爺告奶奶的借錢買房,我把我的養老金都貢獻給了社保,我生個孩子還得這裡批條那裡蓋章的,我的一步一步都會用自己的血汗走出來的啊!別說得好像他們弱勢群體生活得就有多艱辛,你以為我們這些人生活得就像土豪嗎!口口聲聲說我們是既得利益者,廢話,那不是我們既得的,那難不成還真成聖母啦!

你說平權,那得要有基礎。你們超生的,照樣和我們的孩子搶名額。我們苦苦就生一個,還得被你們群毆。

你說,你人幹事!

所以說,你活該!官員怎樣,我舉雙手雙腳贊成,因為那不管我的事。可平權就不同啦,那可是我的利益,我憑什麼要扮聖母犧牲自己成全你們!

 

 

 

评论

© niles61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