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看到了很多關於抑鬰,焦慮的描述。之前,覺得離我最近的抑鬰案例是我弟的朋友的女朋友的,以自殺的形式呈現在我的面前。而現在,離我最近的卻是我最小的表妹今天剛剛確診了重度焦慮,中度抑鬰。  

在我這一輩裡,我最大,中間全是表弟,最小的就是她,在我娘親這邊,我唯一的表妹。而性格,也是她最為内向和不說話,不像我們,個個是話癆。因為今年她高二,又是藝考生,所以開始了封閉畫室訓練。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件事讓她性格越來越内向,越來越不說話。身體越來越差,身體機能紊亂。到了最近,精神混混沌沌,越來越不濟。 

當我姨和我說起來,我立馬幫她預約了我們當地的專業醫院,專業醫生。直...

終於,我想,我也有了把車停樓下,卻不想下車回家的那一天了!


其實也没有多大失望,畢竟本來就没抱多大希望。只是不想關係搞得太僵,所以雖不想接電話卻還是發了微信說了一下。 

再這樣下去,我怕我連自己都會厭。強壓著不滿,搜腸刮肚地想些覺得開心的事去說。其實我最想做的是拉黑,死不能相見的那種。 

有可能就是想過去挽留,所以才勉強自己。但這種方法卻讓我對彼此關係更加地想施加破壞,想看看到了最後,就算是鮮血淋漓,我會不會從痛中得到快樂,從而使得自己解脫。

明天要飛,還得早起送閨女,因為這,我没有訂最早的那班機,而是訂了11點多的飛機。 

已經不太喜歡岀差了。一岀差,我就得把我閨女安排好給她外公,什麽時候要去哪裡上課,把閨女和一箱行李都托給我爹。 其實這并不麻煩。我只是慶幸,我娘家離我真近,我爹娘還能幫我帶,我爹還能開車接送。

好像也過了自個兒能到處玩樂的年紀了。不像以前,去到一個地方,除了工作,想的就是去哪玩,有啥好吃的。現在,除了工作,要不就在酒店呆著,要不就隨便上個有位坐的公交或地鐵,能去哪就算哪。  

現在的我,連想事情都懶了。


這段時間的心理路程不是一點两點的坎坷,總感覺前段時間自己的情緖就好像坐了過山車似的,忽高忽低,猛一轉個彎就給你來個90度的向下俯衝,往上爬的時候又慢得要死,總感覺一個不小心車就會往後倒一樣。 

說白了,就是心情壞的居多,好的少。 

經過某位大師的指點,往好聽點說就是豁然開朗了一丟丟,不好聽就是知道没啥結果就别再往死里折騰了。心如止水地就這麽消停了下來,也没逼著自己去干嘛,就順著現在這種現狀往下走。 

人哪,有時嘴是真犯賤,而且犯了賤之後也没去改,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一種頑疾,治不好,又梗著條刺在心上,傷口好不了,整天都戳著心窩子,誰能受得了。都說,說岀去的話,...

很無聊的說話

 這篇是我在三年前在ET圈因為一篇文吵得不可開交時寫的感想。那篇文踩了好多的雷,現在想想,和這圈子口誅筆伐的是何等的類同。那位作者在文前寫了一大堆的話,寫了警示,寫了很多她對自己的文中解釋,寫了她對角色的理解,為的就是讓讀者能進行個選擇。要不踩了某些讀者的雷區,煩請諒解,放過。可最終,作者還是被駡到退了圈。是不是似層相識呢這劇情?我一字没改,只是换了個tag,因為覺得有些圈大抵都會有這種同樣的两極分化。

我只想在LOFTER裡面好好的看文。你們估計都比我年紀小,卻滿口比我說得更多的關於道德,三觀之類的東西。對於我這種年紀的人來說,那是什麼,能吃嗎?能拿來當錢花嗎?我只是想看文而已,...

昨晚和一位朋友吃飯。聊起了夫妻感情和夫妻相處。他說了一個事情,他一個朋友,因為和丈夫沒有任何共同話題,結果在經過了2年的掙扎之後,愛上了別人,在還沒有離婚的情況下。恰恰,妻子愛上的,是一位LES。他問我,是不是女人都是雙性戀,只要是能讓她依賴的,她就不會去在乎性別了。我想了想,我說,如果是我,估計是。

他問我,為什麼。我說我不知道。我只能告訴你,我只是在恰好的時間遇到了我丈夫,他就像是在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候出現了,所以我愛上了他,我選擇了他,我和他結婚。這幾乎是最最正常的一種情況。可是,我說,如果,那時,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能我讓傾戀的女生,是一個能讓我覺得我能愛上的同性,會想和她在一起...

我現在才看到,我前一篇的文章發表在2016年的6月13日。而今天,是2018年的6月13日。真巧! 

有很多話想寫下來,卻不知自己能從何寫起 

有很多決定要做,一旦做了,就絕無回轉之地。我從不是一個留戀之人,雖然心還是會痛的。17年的感情,短短2個月就能把一切化為烏有。又或者已經在很久之前已經埋下了禍根,只是一直不重視,所以才到了如此地步。 

從不覺得自己是一個脆弱的人,所以不覺得自己需要什麽安慰。只需要時間把傷口舔舐干淨,過去了,丟開就可以。 也不需要勸導,没這個必要。決定要丟開的人是我。現在想來,自己放棄的速度有點快啊,從來都如此,就和我做決定...

生日快樂!

今天是2016年6月13日。

是劉生身分證上的生日,也是我男神Chris Evans的生日!

613對我來說是一個很神奇的數字,我的名字,諧音613。我外公說,我是一字輩,而且那輩起的名字都得是山河湖泊的,所以有了個山,後來改成了姍,最後變成了珊。我媽說,其實就是諧音613,加起來是10,十全十美。

劉生在之前我并不知道他新歷生日,只知道613是他農歷生日。所以在我們戀愛了7年多之後在08年的6月13號去領了證。而那天,天公非常不作美,遇上了那一年的特大暴雨。而劉生還在培訓,是跟領導說要請假完成終身大事才岀來的,結果是他們中隊幫我們踐的行。哈哈!我俩是穿著拖鞋,衣服各濕了一半,車子差點因

自己也明白為何對這黑加白這麼執著,去超市總要拿一條回家。看片,無聊的時候吃著就會覺得開心!
1 / 5

© niles613 | Powered by LOFTER